站内公告: 欢迎光临凯发旗舰厅,凯发手机app网站!
>>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租车资讯 >

地方网约车现"转让潮" "大鱼"平台或成续命新通道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19-09-04

地方网约车现转让潮 大鱼平台或成续命新通道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周菊?最近,那些为公司寻找新买家的职业中介们,手上突然多了许多网约车平台的资源,这是他们以前很少接触的新企业类型。

“这些平台有带车队的,也有不带的,根据公司所取得的牌照数量,价格也有所不同。”近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一位中介进行咨询时,其表示手中有好几家待转让的网约车平台。与此同时,另外几位中介也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了多个网约车平台购买资源。

事实上,以上只是网约车平台转让热潮的冰山一角,记者在搜索网站输入“网约车平台+转让”进行搜索时,出现的相关转让信息不下几十页。这些转让信息均将核心卖点聚焦在稀缺的“资质”(即《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而从公司规模看,这些被转让的平台均属于不太知名的小微企业,且多处在车队组建前的关键时期。

网约车平台的高频率转让折射出当前市场中尾部企业的生存困境。自国家政策在两年多以前承认网约车的合法性后,多方资本加入网约车的“夺牌大战”,截至今年4月,国内已有119个取得牌照的网约车平台。但除了滴滴、神州等头部企业以及在牌照数量靠前的万顺叫车和斑马快跑,其他很大一部分网约车平台消费者连听都没听过。

这些平台在进入实际运营阶段时,重资产运营模式很容易将其逼向经营困难甚至破产的边缘。当前的网约车市场,还没有任何一家平台凭借业务本身实现盈利,即便是占据国内90%出行市场的滴滴。在此之前,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已陷入资金困境,而出行领域的友友出行、途歌也一波波倒下,不出意外,这也将是大多数地方网约车平台的最终命运。

不过,正在酝酿重构的网约车市场或将给这些地方性网约车平台新的生存机会。一方面,随着T3出行、高德打车等全国性网约车平台的布局,一些小的地方性网约车平台有望被并购。另一方面,随着新的资本不断进入网约车领域,地方性平台之间的“大鱼吃小鱼”也或将发生。“‘如果不能打败他们,就加入他们’,这将是大部分地方性网约车平台不错的出路。”一位汽车业内分析师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被出售的网约车平台

网约车运营资质在申请过程中,需要符合相关部门线上线下多项条件,且耗时较长,因此该牌照被认为是网约车平台最值钱的资产。据某中介介绍,如果公司自行申请,取得这张许可证前前后后需花费700万元左右。那么为何这些网约车平台在耗费资金和精力取得运营资质后,如今却集体转出?

业内认为,这可能与公司面临较大的资金与业务压力有关。纵观上述待转让的网约车平台,多家未配备车队或在组建车队的前期,而车队的建立意味着平台即将进入重资产运营阶段,对资金造成极大考验。

记者据悉,一家总部位于杭州、成立于2018年的网约车平台,就在今年准备配车队的时候,股东资金出现了问题,无法负担车队建设及运营成本,因此商量将平台进行整体出售。而另一家位于某北方城市的网约车平台,本打算在年初准备上1000多辆宝马,但却因资金问题一再延期。

但也有已经配备车队的平台对外转让,这被业内人士认为是业务量偏少难以维持运营。“转让一家网约车平台,有交通部批文,有全国运营资质,目前有六张城市经营许可证。”这是近日某中介在朋友圈贴出的一则转让信息。

与大部分网约车平台未进入实际营运状态不同,该中介表示平台目前已有200台燃油车队,但并未透露其业务量。综合其提供的各项信息进行查询,该网约车平台疑指向总部位于哈尔滨的“同城打车”。但该转让信息并未得到平台的官方确认。

公开资料显示,“同城打车”由成立于2015年的黑龙江凌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推出,是黑龙江首家取得交通部线上能力认定通过的网约车平台。启信宝的数据显示,黑龙江凌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最初由个人出资100%独资成立,但到2018年11月,其向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优上投资合伙企业出售了5%股权。

甚至有平台为了实现转让打起了“感情牌”。“老板因为做了这个工作忙经常加班不回家,和孩子很少见面感情生疏了,二老板的心情也变了,说不能只顾工作不顾家庭,所以他们合计将网约车公司转让出去,做能够照顾家庭的工作,追寻幸福。”虽不知这话可信度有多少,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了网约车业务的管理和运营的不容易。

德勤汽车行业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周令坤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从行业整体来看,当前地方性网约车平台出现转让潮有几个可能:一是网约车整体盈利前景不明晰,部分B2C网约车平台重资产运营难以持续;第二,产业风投趋紧,地方性网约车平台融资渠道变窄;第三,地方性网约车在运力上存在明显短板,在全国性平台面前竞争力显弱。此外,不排除部分网约车平台不提供实质性出行服务,而是利用合规牌照套利。

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目前不同网约车平台之间报价的差异非常大。如上述总部位于北方某城市,且拥有30张地方运营牌照的网约车平台(不带车队)为例,其报价为1500万元。但上述总部位于杭州,只取得了当地一张网约车运营许可证的平台,报价同样为1500万元。业内人士表示,这种价格的混乱可能与当前网约车平台交易量还比较小,缺乏参照有关。

新续命方式

发展意外趋缓的出行市场给上述网约车平台寻找新买家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全球知名咨询公司贝恩公司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约车市场的投资规模锐减约90%,导致中国出行行业整体投资缩水48%。基于此,其调减了对中国出行市场交易总额的预期。

前几年网约车平台大举入局,形成了行业的“长尾现象”,随着在网约车洗牌,那些处在“尾部”的企业面临更大的出局风险。对于难以为继的地方性平台而言,转手给想要进入网约车领域的新资本,或者被实力更强的行业内“大鱼”吞并,是此前两种最可能的结局。

不过最新的趋势显示,网约车市场的结构变化可能将为其带来新的续命方式。今年,由三大央企联合组建的T3出行开始了向全国市场进行布局,而高德推出的打车服务也在全国快速扩张,目前这两者被视为最有希望向滴滴发起挑战的全国性网约车平台。

而在这场属于王者的战役中,流行的不再是简单的“大鱼吃小鱼”式扩张,多家地方性网约车平台也因此有可能获得意外的流量和机会。

T3出行的CEO崔大勇在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T3出行以2025年合规运力达到百万辆级为目标,为此,其未来的运力除了自营和来自三大汽车央企的车队外,还将向所有线下B端合规的车辆开放平台。这被业内认为是T3出行或将广纳地方性网约车平台入驻的前奏。

高德打车则为地方性网约车平台提供了另一种独立生存的可能。此前,在高德打车的开放战略下,其已经接入了多家网约车平台,如曹操专车、首汽约车、神州专车和阳光出行等。其中,阳光出行在接入高德之前,还是一家知名度不高的小型网约车平台。而在有了高德这样的流量巨头夹持后,阳光出行开始出现在更多人的出行选择里。

资料显示,“阳光出行”由北京假日阳光环球旅行社有限公司开发,并于2017年11月获得《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2019年2月份上线即时用车订单。业内预计,随着高德打车的持续扩张,可能会有更多较小的地方网约车平台实现流量的接入。

而滴滴出行则可能更多的以并购方式吸纳地方网约车平台,在其接下来对三、四线城市的布局中,随着多地网约车准入的合规成本越来越高,不排除进行对地方性网约车进行收购,以实现快速运营的的可能。

除了被网约车的巨头“收编”,这些位于“长尾”上的网约车平台,也可能成为新平台并购的对象。近期携重金入局且极富野心的“飞的出行”,就被认为有可能是会吃掉不少“小鱼”的格局重构者。

该公司CEO周晓刚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小型网约车平台面临不小生存压力,这给了新进入者通过资本并购并购扩张的机会,而飞的出行已有此打算。资料显示,飞的出行由上市电子企业康佳集团联合产业投资机构共同发起,总部位于深圳,今年4月完成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

上一篇:南北大众"双城记":北大众的逆转和南大众的焦虑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8 凯发旗舰厅凯发旗舰厅-凯发手机app All Rights Reserved电话:手机:

地址:技术支持: